谷歌在欧盟内部践行“被遗忘权”能否扩大至全球?法官认为不可以

时间:2019-11-09 17:19:54 作者:象潭信息门户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在大数据时代,只需点击一下搜索,没有人可以隐藏,包括一些人的“黑色历史”。那么人们有权声称删除他们在搜索引擎上的“黑色历史”,并被互联网遗忘?这是关于数据被遗忘的权利。

“被遗忘的权利”(被遗忘的权利),顾名思义,是指要求与自己相关的内容被遗忘的权利。

据《纽约时报》报道,最近欧盟最高法院裁定,除了欧洲,谷歌不必在全球范围内强制执行“被遗忘的权利”。这意味着,根据欧盟法律,搜索服务没有义务执行欧洲撤销全球链接的申请。

2015年,法国国家数据保护委员会(cnil)要求谷歌删除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删除的链接。出于这个原因,cnil于2016年对谷歌处以10万欧元的罚款,因为它没有遵守法律。谷歌随后对罚款提起上诉,该案件最终被提交给欧洲最高法院。

当地时间9月24日,欧盟最高法院发布最终裁决,谷歌只需将其“被遗忘的权利”限制在欧盟内部的互联网搜索,谷歌成功上诉。

据国外媒体分析,该裁决仔细界定了“遗忘权”的适用范围。

早在2014年,欧盟就颁布了《互联网隐私法》,而“被遗忘的权利”是其核心内容。根据法律,用户有权要求谷歌和其他搜索引擎删除他们认为“过时、不相关或不再需要公众关注”的数据。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发现自己在互联网上犯了罪,他可以以“信息过时”和“无需公众关注”为由,请求谷歌删除该内容的互联网连接。

谷歌在一份反对该裁决的声明中表示,“自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实现欧洲被遗忘的权利,并试图在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和隐私之间达成合理的平衡。”

为此,谷歌成立了一个内部团队来审查删除链接的请求,其中大部分来自法国的谷歌fr或意大利的谷歌it。数据显示,谷歌已经收到超过330万个删除链接的请求,其中45%已经执行。

然而,删除链接的范围也是有限的。据了解,谷歌已经使用地理位置框设置了一个圆圈。圆圈内的链接可以删除,而圆圈外的链接是不必要的。同样,上述例子表明,欧盟成员国公民要求删除的历史犯罪信息只能被欧盟地区的用户看到,并且仍然可以被北美和亚洲等其他地方的用户看到。

谷歌和其他反对扩大地理范围的组织,包括维基百科基金会、微软、新闻自由记者委员会和互联网自由基金会,认为人们会试图利用欧洲规则从其他地方抹去信息。

欧盟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也支持这一方法。法院说。欧洲不能把被遗忘的权利强加给不执行法律的国家。

在互联网时代,公民隐私权和信息自由之间的矛盾和纠纷一直存在,各国关于这一问题的法律法规也不尽相同。

据隐私保护组织称,1995年的《欧洲数据保护指令》首次规定了“被遗忘权”的雏形,即“相关公民在个人数据不再需要保护个人数据信息时,可以请求删除。”

2014年冈萨雷斯诉谷歌案的判决宣布,被遗忘的权利被正式确立为一项公民权利。在该案中,欧洲法院裁定,数据控制者(包括搜索引擎,如谷歌)有义务应个人请求删除包含个人姓名的搜索链接。基于这一原则,一旦搜索链接“不充分、不相关或过度超出使用目的”,搜索引擎服务提供商必须删除这些搜索结果。

冈萨雷斯案后,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关于保护个人信息权益和促进个人信息自由流通的条例草案,要求所有国家将其纳入本国法律,并将于2018年实施。2018年5月25日,被称为“历史上最严格的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order,gdpr)生效,对被遗忘的权利给出了详细的解释。

然而,美国对被遗忘权的态度相对保守,只颁布了适用于未成年人的地方法律。2013年10月,加州出台了“橡皮擦”法案,要求推特、谷歌和脸书等社交媒体巨头允许未成年人擦除他们的在线痕迹。

华东政法大学数据法研究中心主任高福平和王元博士曾经写道,欧美在这个问题上的差异可以追溯到两地隐私文化的差异——欧洲重视尊严,而美国重视自由。

美国更加重视言论和信息自由的价值,因此基本上对“被遗忘的权利”持否定态度欧洲认为,披露和持续传播过时、不必要和过多的个人信息将伤害个人,而美国认为,个人和公司合法获得的真实信息的表达应受到绝对保护。

在我国,2014年“任某与百度公司被遗忘权”案是我国首例“被遗忘权”。本案一审和二审法院的法官都认为,“被遗忘的权利是欧洲法院通过判决正式确立的一个概念。我国现行法律中没有关于被遗忘的权利的法律规定,也没有任何类型的被遗忘的权利”。

当时,该案的主审法官陈昶屹曾说,在中国保护“被遗忘的权利”只是必要性的存在,其存在的可能性非常小。换句话说,公民“被遗忘”的合法利益将得到保护,但“被遗忘的权利”不会上升为人格权。

华东政法大学数据法研究中心主任高福平曾在文章中建议,在没有个人信息保护立法的情况下,私法不应任意规定“被遗忘的权利”等新权利。他太急于照搬欧洲的经验而不考虑当地的司法环境,这只会导致“被遗忘的权利”在中国不服从,并难以保护主体的利益。

温/杜南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慧琪

pk10购买 甘肃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