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歌曲一定是大量出现在民族上升期

时间:2019-11-07 15:19:23 作者:象潭信息门户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作者:华志超

随着国庆节的临近,“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再次被点燃。这首歌在全国各地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flash活动中使用得最频繁。“我和我的祖国”是从最大的老人到最小的孩子唱的。有些人可能知道这首原唱是李谷一唱的,但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的歌词和作曲是谁写的,更少有人知道这首歌的“诞生”过程。

《我和我的祖国》写于30多年前。它表达了中国人民强烈的爱国情感。为什么它的生命力这么强?这些表达家庭和国家感情以及爱国主义的歌曲的历史渊源是什么?《阅读周刊》采访了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人民音乐》杂志总编辑、音乐评论家金兆军。

我和我的祖国是如何“诞生”的

《我和我的祖国》的作者是秦咏诚。他14岁开始出版歌曲,19岁进入东北艺鹭学院音乐系。他学习李符节和霍存辉的作文。1964年,29岁的他创作了中国第一首声乐协奏曲《海燕》,这首协奏曲在当年首次演奏时引起了轰动。他还有许多著名的作品,如歌曲《我为祖国献油》、《毛主席绕祖国走》、《小提琴曲《海滨音乐诗》等。

《我和我的祖国》的作者是张莉。在这首歌之前,他已经有了一首著名的歌曲——鼓浪屿,这首歌是他在1981年和洪舒一起创作的。张莉被业内人士称为“一个伟大的工具姗姗来迟”,因为他的作品在20世纪60年代没有得到一些前辈的认可。然而,他没有气馁,而是更加努力地学习,创造了更多。改革开放后,他成为中国音乐文学领域的主要领导者。他、乔宇和颜肃被誉为当代歌词世界的“三驾马车”,一生创作了1700多首歌词。他是著名的《亚洲英雄》、《山不转水》、《西游记》(漫画)开篇和结尾歌曲的作者。

据金昭君说,我和我的祖国先有一首曲子,然后写歌词。1962年,秦咏诚写了一首小提琴歌曲《海边音乐诗》。为了展示海浪的柔美,他用了83次波动的优美旋律。张莉和秦咏诚都是在海滨出生和长大的大连人。他们也是东北艺鹭学院的学生。他们已经非常熟悉了。张莉非常喜欢海滨印石的旋律,对秦咏诚说:“我非常喜欢这首曲子。你能给我留一段话写一个字吗?”之后,秦咏诚取出了《海岸声诗》的一些段落,又进行了修改,成为《我的祖国和我》的曲调。

许多年后,张莉在回忆录中回忆起他写歌词时的情景:“1985年,当秦咏诚写音乐时,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写出令我满意的歌词。”张莉把音乐放在口袋里有半年了。第二天早上,在广西出差时,他早早起床,推开窗户向外望去。冉冉升起的太阳慢慢地映出马路对面的山川。我认为我所走的道路虽然曲折,但与我祖国的命运息息相关。看到这种情况,他立即受到鼓舞,张莉脱口而出,“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当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它,他大胆地写道:“无论我去哪里,总会有一首赞美诗……”

爱国歌曲体现了伟大的爱和战斗精神。

“我和我的祖国”是一种歌曲中的“花束”。金昭君将这类歌曲命名为颂歌,包括熟悉的《黄河合唱团》、《我的祖国》、《赞美祖国》和《祖国颂》都属于这类歌曲。颂歌必须安静、平和、庄严,不太可能特别生动。金昭君说,这些歌曲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开头旋律宽广庄重,后面节奏快一点,有一点旋律,很容易让人兴奋和兴奋。因为赞美的东西必须庄严、热情,甚至包含一种崇高的感觉。

歌曲《我和我的祖国》、《黄河颂》和《我的祖国》都赞美我的家乡和我的祖国。这些爱国歌曲体现了两种精神,一种是非常广泛的爱。另一种是有一定程度的抗争,因为她表达了一个群体的愿望,不像流行歌曲那样唱出个人的爱、恨、爱和恨。这决定了她应该具有上述音乐风格。

金昭君说,爱国歌曲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个传统。新中国成立后,出现了许多这样的歌曲。早些时候,王新先生在1950年创作了《赞美祖国》,1957年,乔宇先生和刘驰先生合作创作了《祖国颂》。我们仍然在唱这些歌。

改革开放后,创新活动空前活跃。当时,有许多作曲家,如王默、谷建芬和王立平,也有许多作词者,如张莉、乔宇和颜肃。他们创作了许多主旋律歌曲,《我和我的祖国》就是在这个时期诞生的。这些作曲家和作词者都是中年人,大约40岁,他们压抑的东西都集中在这个新时代。

“那时,每个人都有一个理想。这一理想在祝酒辞中唱道:“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愿意流血流汗。”金昭君说,谁能写出好的旋律和总结那个时代精神的歌词,谁就一定会受到欢迎。

[采访]

成功爱国歌曲的创作者们感动了他们的真实感受。

时代、人和高超的艺术使歌曲成为经典。

上面写着:“我的祖国和我”于1985年发行。30多年后,人们仍在歌唱。她为什么这么感人?

金昭君:一首歌必须经过时间的考验,因为歌曲通常是有目的的,所以它们非常现代。像《我和我的祖国》这样表达我真诚的心的歌曲在我们的历史上很受欢迎,但有些歌曲在流行了一段时间后,由于一些限制,就不太受欢迎了。其他歌曲通常只在纪念活动中唱,而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唱。

只有几首歌能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所谓时空限制,一方面是流通时间的限制,另一方面是流通空间的限制。为什么《我和我的祖国》能超越时空的限制,30多年后还能被这么多人演唱?有两个主要因素:

首先,它很好地总结了创建时的时代精神,这是一个先决条件。当时很少有歌曲流行并幸存下来。因为如果没有人听和唱,歌曲就不存在,所以大多数经典歌曲必须首先受到当代人的欢迎。无论是一个词还是一首歌,它首先必须是那个时代精神的产物。《我和我的祖国》创作于1984年,出版于1985年。当时,改革开放后不久,国家建设取得初步成效,出现了“我和我的祖国”。

第二,她发现了一个超越点,高度提炼了我对祖国和宇宙人生哲学的一点感情。张莉先生来自大连,从小就离大海很近。他把我和我的祖国比作“大海和浪花”。无论是今天、那时还是将来,每个人都会认同这样的形象。一个人的命运必须与整个国家紧密相连,就像海浪依赖大海一样。乍一看,这是个人与祖国的关系;乍一看,这也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当这样一个共同的特征被浓缩和提炼时,这首歌就具有了超越性,甚至在今天仍然可以被老年人和年轻人所喜爱。即使过了00或10点,也不难理解任何事情。

当然,除了好听的话之外,这首歌一定也很好听。歌曲《我和我的祖国》也是由咸宜创作的,无论老幼。从音乐的角度来看,它也实现了高度的超越。她不仅挑剔,而且不是一首普通的流行歌曲。她有很高的审美水平。你不仅可以独唱,还可以混声合唱,你还可以领唱合唱,儿童主唱也可以合唱,不像有些歌曲可能只适合标准化演唱。但是《我和我的祖国》是一首主题很好的歌,即使是由一个小娃娃唱的,也会很感人。

因此,很好的时效性和流行性,加上很高的艺术品质,使《我和我的祖国》具有超越时空的特点,也就是说,她赢得了经典。今天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认为每个人都需要一些东西来表达他们的爱国情感。回头看,我认为这首歌很合适,而且还不算太晚。

读:写一首经典爱国歌曲时我应该注意什么?

金昭君:《我的祖国》也是一部经典之作,今天经常被再次演唱。在创作歌词时,乔宇有意识地提炼了超越点。这首歌是电影《上甘岭》中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一集。当时,尚干岭的导演让他写一些关于黄河和长江的文字,但他不听导演的话,坚持要我写一条大河。他说,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生活在山川附近,在孩子的眼里,即使是一条小河也是一条大河,“我写这个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有共鸣。”

他说了原因后,尚干玲主任没有干涉。正如他所说,这首歌感动了无数人。“我的祖国”融合了爱我的家乡和爱我的祖国的关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大河,一个小家庭和一个小家庭组成一个国家。这首歌抓住了这一点,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也就是说,歌曲作者自己应该有意识地把握和完善自己的生活。我非常熟悉老先生张莉和乔宇。我知道他们生活在那个时代,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时代的功能要求。然而,他们会有意识地消化那些僵化或过于政治化、以口号为导向、不适合艺术的东西。

时代的兴起,有可能出现英雄作品

阅读:爱国歌曲会是流行音乐吗,它与音乐风格和流派有关吗?

金昭君:爱国歌曲是指歌颂祖国的歌曲,与所使用的音乐类型无关。我们说流行歌曲、艺术歌曲等等。是不是所有的音乐流派都是由后人根据音乐风格分类的,而不是主要基于歌词。

此外,爱国歌曲的风格因地而异。例如,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红旗飘扬。这首歌是乔宇的儿子乔芳写的。它于1995年发行。他用和他父亲完全不同的方式写的,用模糊的诗歌。"这是从冉冉升起的太阳上摘下的彩虹,没有人不喜欢你的颜色……"起初你可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然后突然"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指出了主题。这首曲子有三月的颜色,但更受欢迎。这是人们改变表情的时候,但精神仍然是一样的。这也是一首当之无愧的爱国歌曲。

还有高风在1994年创作和演唱的《大中华》,基本上是两首民歌的组合。当时,有人说不太严重。虽然她不像过去的颂歌,很民间,甚至有点“儿戏”,但她也是一首歌唱祖国的好歌。这一代人需要不同的表达方式。也许他们的年轻一代高峰希望以更轻松的方式表达他们的爱国情怀。

因此,没有必要在形式上区分流行音乐和非流行音乐。每个时代的人们都有音乐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每个时代国情的热爱。

阅读:从全球角度来看,中外爱国歌曲有什么共同之处?

金昭君:外国人也有自己的爱国歌曲,比如英国的《上帝保佑女王》,法国的《马赛曲》,美国的《星条旗》。如果你听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国歌,你会发现它们的风格是相似的,有些有更强的行进风格,有些有更宽的风格。歌词基本上是关于我们的国家有多美丽和强大。这种对国情的热爱是全人类共有的,除了所有民族都有一些风格略有不同的原始音乐个性,而一些民族国家可能有更强的风格。

爱国歌曲应该遵循艺术的一般规律,歌曲必须与时俱进。一个时代的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时代的歌曲状况。

爱国歌曲一定是在国家崛起的时候出现的。例如,在20世纪30年代,如果在国家被摧毁的时候,每个人都不站出来拯救国家的命运,那么志愿者的游行、黄河合唱团和大刀就被从魔鬼的头上砍掉了!“这样的抗日爱国歌曲是写不出来的。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里,受到外国势力的欺凌,不奋起反抗,就很难创作出这样伟大的爱国歌曲,可能只剩下流行歌曲了。爱国歌曲通常处于国家和民族的关键历史关头。人们收集非常积极向上的情绪,然后由词作者和作曲家用适当的词语和歌曲来表达。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国家已经流浪了很长时间,这样的爱国歌曲肯定不会出来。例如,南宋偏向长江的南部。随着国家变得越来越小,只能找到像姜奎和李清照这样优雅而克制的群体。当李清照在江南避难时,如果她能写“项羽还在我心中,我不会渡江”就太好了。辛弃疾仍然有些豪放的话,因为他是一名军人。当两个大宋皇帝被俘,南宋向国王投降,国家威望消失时,整个时代处于萧条之中,因此不可能指望有大量的英雄作品。

真正的好歌曲更多地在于艺术家的意识。

读者:历史上,那些成功的爱国歌曲是如何“产生”的?今天,如果新的成功的爱国歌曲出现,她将如何“出生”?

金昭君:每个时代都组织这样的爱国歌曲的创作,但真正好的歌曲很少是通过组织创作而创作的,更多是由于艺术家的自我意识,所以最终肯定会有很多非常真诚的歌曲。

首先,创造者在创造时必须发自内心的真诚。因为艺术是真实的有一个基本标准,美和善当然也很重要,但如果不是真的,我只想写一首随大流的歌,我甚至不能触摸自己,我怎么能触摸别人呢?那些成功的爱国歌曲、作曲家和词作者都感动了他们的真情实感。他们的态度是存在的,观众可以感觉到。当然,也有技术问题,只有激情,但创作方法已经过时,这还不够。如果一群艺术家能够发自内心地感受到这种情感,他们肯定会想出最好的方法来创作一首得到大众认同并能在历史上保存下来的爱国歌曲。

还有一个,艺术非常特殊,高科技可以提高严格的要求,艺术创作不能提高。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大中华”和“红旗飘扬”,年轻人用他们的方式表达他们的爱国主义。没有传统的方法,你不能说他是错的。歌曲创作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它可能是最先出现的东西,有缺点和不完美,然后慢慢磨。

要想创作出一首新的成功的爱国歌曲,我们必须尊重艺术规律和时代潮流。就像《我和我的祖国》一样,事实上,当这首歌在1985年首次发行时,它在许多同类歌曲中并不显得太突出。后来,在1994年,当庆祝新中国成立45周年的时候,每个人又唱了一遍。然后,当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时,每个人又唱了一遍。这证明她一直都在那里,就像俗话说的,“金子总是发光的”。(华志超)

黑龙江11选5 北京快乐8投注 贵州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