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梁庆刚:从“文艺青年”到“牛百岁”

时间:2019-10-25 16:26:09 作者:象潭信息门户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1983年12月,放映了一部国产电影《我们的牛的百年历史》,该电影反映了胶东半岛的一个生产队实行了报酬与产出挂钩的承包责任制。它在全国很受欢迎。这部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生产团队中没有人愿意接受五个有更多问题的“问题人员”。党支部成员牛柏年挺身而出,带领他们共同脱贫致富。剧中饰演党支部成员牛柏年的秦刚·梁,以其朴素的形象和生动的语言为全国广大观众所熟知。

30多年后,扮演“牛柏年”的秦刚·梁怎么样了?记者从以前的角度采访了他。

步履艰难

1942年,秦刚·梁出生在河北唐山农村。4岁时,他的父亲,一名地下党员,被叛徒出卖后被谋杀。那一年,秦刚·梁的母亲带着孩子结婚了,她不得不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大女儿只有14岁。可以想象生活有多艰难。

为了逃避当地邪恶势力的纠缠,秦刚·梁的母亲和她的孩子被一路转移到她祖母家,在县城东北17英里处。后来,在秦刚梁父亲的老领导李克才的帮助下,他搬到了唐山。他的母亲进入唐山华鑫纺织厂。后来,16岁的秦刚·梁也进入了工厂。

交响乐团、民间乐队、平剧剧团、歌舞团、京剧团、篮球队、乒乓球队、游泳队...纺织厂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让喜欢文学艺术的秦刚·梁沉浸其中。一有空,我就集资买皮影戏,唱皮影戏。我参加工厂和中学生的舞蹈团。我每学期也参加戏剧表演。"虽然生活很艰难,但还是有一些欢乐和悲伤."秦刚亮说。

命运危在旦夕。

1959年,上海提议支持河北的医务人员,而河北则支持三个艺术团体共80名工人:上海电影制片厂、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和上海儿童艺术剧院。由于河北省唐山市业余文艺活动的声誉,河北省委决定招收80名工人到唐山工作。

那时,唐山没有公共汽车服务。招生小组走到秦刚·梁家的那天晚上,技工秦刚·梁正在工厂值夜班。第二天,招生组不情愿的成员把秦刚·梁叫到工厂的宣传部,拿出一份报纸,请他在报纸上读两首诗。

1960年4月2日,秦刚·梁成为河北在上海的支持工人之一,住在儿童艺术宿舍。半个月后,秦刚·梁被分配到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他不知道什么是戏剧,只看了河北话剧团表演的《绞刑架下的报告》。

到达人民艺术学院后,培训开始了3个月。老院长黄左林的妻子丹尼老师亲自授课。白天上课时,老师手里拿着鼓“敲”,称之为“节奏”。被分配到学院不到一个月,高石崇上校就要求17岁的秦刚·梁准备在《死树迎春》中表演方东哥,这也是秦刚·梁艺术生涯中的第一部戏。

经典《枯树迎春》于1958年至1959年间在上海舞台上演了无数次,并被报道到北京怀仁会馆。他第一次收到这出戏时,表演了一出如此沉重的戏,这让初出茅庐的秦刚·梁感到不安,甚至想逃跑。这时,仁义集团的主要演员胡思清先生和党的领导鼓励秦刚·梁:“你真是一文不值。跑步是没用的。这是懦弱和缺乏雄心的表现。”说完,把剧本扔给秦刚良,然后走开。

后来,“枯树迎春”获得了巨大成功。它还走出上海,游览了湖南长沙和江西南昌。

创造经典

《我们的牛百岁了》的编剧袁薛强是一个从山东荣成回家的年轻人。高中毕业后,他回到了农场。后来他调到公社当职员,写了几部关于他经历的文学作品。其中,中篇小说《农民的脚步》被改编成电影剧本《我们的母牛已经100岁了》。

1983年,上海电影厂副厂长去了全国各地的文艺机构,挑选妞妞的百岁男演员。四十多岁的秦刚·梁脱颖而出。那时,全体船员聚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在谈论这部戏。三天来讨论剧本,评论剧本,甚至研究某一行应该是逗号还是句号。“为了挖观众的两滴眼泪,让观众感动,但不能让眼泪流下来”而煞费苦心;为了有效地表演,在拍摄前必须改变剧本。最后,导演很担心:“你不能用你的剧院排练。作者是个业余爱好者,不能忍受你疯狂的轰炸。”可以说,卓越是最终目标。

1983年12月,这部电影在全国播出后,天津市委号召全体党员干部学习“牛已经100岁了”。湖北汉口的一家工厂成立了“牛百年纪念小组”。唐山开滦马家沟矿年轻党员梁青山组织矿区落后工人成立了“牛百年驾驶队”。河北省南皮县党委号召全县党员干部努力成为“牛百年”党员。秦刚·梁因扮演“牛白年”而闻名全国。

秦刚·梁说牛柏年角色的成功离不开生活。他和五个旅的秘书一起体验生活,亲眼看到一个孩子,平时玩他的工作,然后去秘书家砸罐子,因为他年底没有拿到红包...这一经历为这部电影提供了丰富的素材。简单的语言,简单而诚实的表达,说普通人的话贯穿了整个过程,使“牛百岁”的形象生动而深入人心。

秦刚·梁也创造了许多难忘的角色。在黄蜀芹导演的《围城》中,他扮演强盗营长。在《战争,让女人走开》中,他在火车站扮演站长。在电视连续剧《岳母来了》中,他扮演梁叔叔。曾邀请秦刚·梁出演《我们的母牛是百年纪念》的著名导演赵焕章,邀请秦刚·梁在执导《八仙传奇》时扮演何仙姑的化身,然后让秦刚·梁做他的助手...

在这一点上,如果要求他回答哪部电影最令人满意,他的回答就不是最令人满意的。因为每次播出后,他总是感到有点遗憾,并期望下一次会更完美、更精彩。他认为,就像历史潮流一样,经典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专栏主编:张迪西。文本编辑:张迪思

特别推荐